欢迎来到渝新欧(重庆)物流有限公司

全国人大代表刘桂平:解读“陆海新通道”发力方向


3月6日下午,重庆代表团在驻地举行团组开放日活动,继续审议政府工作报告。全国人大代表、重庆市副市长刘桂平说,本次政府工作报告对推动全方位的对外开放作出了新的部署和安排,对进一步建设好“陆海新通道”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他表示,重庆已与广西、贵州、甘肃、青海、云南、新疆、宁夏等省区签署了“陆海新通道”合作共建协议,形成了“1+3+1”的合作体系,实现了“陆海新通道”的超预期发展。  

刘桂平用四个字,阐释重庆下一步建设“陆海新通道”的四个发力方向。

  

“统”--加强统一规划

  

“统”,要统一规划。目前“陆海新通道”已经形成国际铁海联运、跨境公路运输和国际铁路联运等三种主要的物流组织形式,并互为补充协同发展。运行的线路在国内逐步扩大到西部各省区,向北延伸到了内蒙的二连浩特,在国外,向南陆上延伸到中南半岛直至新加坡,并延伸到了新加坡等71个国家、155个港口,同时兰渝、陇渝、陇桂、黔桂、青渝贵等班列也相继开始,形成了多地竞相发展的局面。  

刘桂平说,去年的11月,李克强总理和新加坡李显龙总理共同见证,两国正式签署了关于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国际陆海贸易新通道建设合作的谅解备忘录,这标志着通道建设进入了新的发展阶段。  

为了更好地体现国家战略,与周边国家共同推进“一带一路”倡议走深走实,本次重庆代表团全团建议国家加强顶层设计和规划布局,参照“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建设经验,将“陆海新通道”明确为国家战略性项目,从国家层面推动通道的战略衔接。重庆将进一步加强市内的统筹,联动西部省区在资源配置、物流运营平台搭建、物流配套体系建设上狠下功夫,在通道建设中更多的体现和贡献重庆力量。

  

“合”--推动协同发展

  

“合”,要协同发展。刘桂平解释,通道建设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道路概念,或者是几种运输方式的物理组合,更涉及到贸易物流产业等各方面的支撑,需要用开放系统的思维来总体谋划,需要合作共建、互利共赢。  

“一方面统筹国际国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在这条通道的建设中,重庆和新加坡作为通道建设的双枢纽,不仅仅是地理上的两个点,更要求用系统的思维,综合利用好全市周边省区、全国以及‘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资源,要充分地发挥好中新互联互通示范项目的优势,加强与第三方的合作,广泛地调动国际国内的力量来共建”,刘桂平说。  

他进一步补充,重庆将统筹考虑国家有关的战略,实施区域经济协调发展、产业和消费结构优化升级等举措,围绕总书记要求重庆建设内陆国际物流枢纽和口岸高地的目标,加快建设内陆国际物流分拨中心,为“陆海新通道”建设奠定坚实的贸易物流基础。“我们将组合运用好各种运输方式,大力的发展多式联运,筹划建设国际多集多式联运中心,从制度和体系的建设上实现物流的降本增效。”

  

“通”--促进互联互通

  

“通”,刘桂平说,重庆将促进四个方面的互联互通。  

一是路通。在道路基础设施建设的布局上,联动西部省区建设物流发展的主干道以及物流枢纽站场、重要物流节点的最初一公里和最后一公里,将“陆海新通道”建设、中欧班列重庆和长江黄金水道融为一体,向西对接“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向东对接长江黄金水道通江达海,形成铁公水空无缝衔接,实现“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在西部地区的有效衔接。  

二是网通。在实现基本信息网络互联互通基础上,以增进国际互联网数据专用通道建设为重点,挖掘互联网资源,打造国际互联网信息,全面提升互联网产业发展的支撑能力、技术创新能力和安全保障能力,不断提高“陆海新通道”运营智能化水平。牵头建立联通国际国内的区域物流信息平台,围绕建设智慧水运口岸、航空口岸、铁路口岸和公路口岸,推动口岸信息系统的互联互通。  

三是关通。重庆进一步加快推进国际贸易单一窗口建设,加强口岸的综合管理,降低口岸通关合规成本,增强铁路、机场、港口的整体竞争力。在西部各省区市直属海关合作备忘录签订的基础上,建立海关口岸协作配合机制,量身打造适应“陆海新通道”发展需要的海关监管模式,进一步建立国际海关合作机制。复制推广中欧班列(重庆)已经测试成功的关铁通经验,推动沿线国际海关监管数据互联互通、国际物流数据交换共享。  

四是钱通。充分地调动境内外金融机构的积极性,发挥好国际国内金融市场的作用,大力支持通道基础设施建设融资和物流金融创新,以及通道沿线国家和地区经济健康协调可持续发展的合理资金需求。同时,推动由商品和要素流动型开放向规则等制度型开放转变,在前期已经开展了铁路运单融资业务的基础上,不断的扩量提质,积极地深化陆上贸易规则的探索。

  

“强”--强化产业优势

  

“强”,要强化产业。刘桂平指出,通道的背后是物流,物流的背后是贸易,贸易的背后是产业。  

刘桂平说,目前,通道的去程货物主要是信息化产品、机电设备、化工产品。重庆作为我国六大传统的工业基地之一,近年来综合经济实力快速提升,经济结构调整取得了新的成效。  

去年重庆实现地区生产总值已经超过2万亿,形成了汽车、电子信息等数千亿级的产业,高新技术产业、战略性新兴制造业成为拉动重庆工业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为“陆海新通道”的建设打下了坚实的产业基础。 

当前,“陆海新通道”的常态化运行为东南亚以及东盟地区的优势产业及其特色产品进入中国市场,或通过中欧班列(重庆)运往中亚和欧洲打开了一条便捷的通道,也为甘肃、青海、陕西等西部内陆省区的优势产业以及特色产品,快速进入包括东盟在内的国际市场,提供了最快捷的西南出海口。他强调,实现“陆海新通道”的高质量发展,需要不断做大做强优势产业,建立完善强健的产业体系,为通道建设提供更多更好的物流供给。  

值得一提的是,本次重庆代表团向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提交的全团建设是,将“陆海贸易新通道”明确为国家战略性项目。在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下,重庆正争取探索“中新通”和设立“中新互联网保险”等创新金融新业态,进一步促进内陆开放高地的建设。(国际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