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渝新欧(重庆)物流有限公司

加快建设出海出境大通道 构建内陆国际物流枢纽支撑



主持人:

重庆日报记者曾立 杨骏

嘉宾:

市政府口岸物流办主任聂红焰

巴南区委书记辛国荣

渝新欧(重庆)物流有限公司总经理漆丹

中新南向通道(重庆)物流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王渝培


核心提示


内陆开放,通道是基础性、先决性条件。

《全面融入共建“一带一路”加快建设内陆开放高地行动计划》中明确,要实施开放通道拓展行动,构建内陆国际物流枢纽支撑。

重庆该如何拓展开放通道?10月24日,市政府口岸物流办主任聂红焰、巴南区委书记辛国荣、渝新欧(重庆)物流有限公司总经理漆丹、中新(重庆)南向通道物流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王渝培做客重报圆桌会,就此问题接受了记者采访。


01 统筹通道方向、方式、要素


Q:

重庆日报:重庆未来大通道建设的主要方向与目标是什么?

A:

聂红焰:出海出境大通道,是重庆打造内陆开放高地的基础。所以,我们要加大出海出境大通道建设力度,构建内陆国际物流枢纽支撑,进一步强化通道功能、枢纽功能、口岸功能、经贸功能,促进交通、物流、商贸、产业深度融合,让“大通道”真正“通”起来、“活”起来、“亮”起来。

未来,我们要强化出海出境大通道建设的统筹规划,推动通道融合发展。


首先是统筹东西南北四向通道建设具体而言,要做强东向通道,畅通长江黄金水道,稳定渝甬铁海联运班列;拓展中欧班列(重庆)西向通道功能,不断优化路线,扩大辐射范围,加强进口整车、肉类等货源组织能力;做大南向西部陆海新通道,完善运行机制、强化基础设施建设、推动通道物流提质增效,将该通道打造为推进西部大开发形成新格局的战略通道、连接“一带”和“一路”的陆海联动通道、支撑西部地区参与国际经济合作的陆海贸易通道、促进交通物流经济深度融合的综合运输通道;做实北向渝满俄国际铁路班列,加大沿线货源组织力度,适时增大班列开行频次。


其次是统筹铁公水空四种方式重庆是西部唯一的集铁、公、水、空运输方式于一体的特大城市,多式联运是我市通道建设的一大特色和优势。接下来,我们要强化各枢纽节点的无缝衔接,强化各运营主体的高效协同,推进多式联运“一单制”,建设内陆国际物流分拨中心和国际多式联运中心。尤其是铁路干线方面,我们将加大既有铁路线路的改造力度,提升通道货运铁路干线运输能力。


再次是统筹人流、物流、资金流、信息流四类要素要做好“通道带物流、物流带经贸、经贸带产业”的文章,大力发展通道经济、枢纽经济,推进国际合作园区、物流基地、分拨集散中心建设,构建通道一体化的开放型产业供应链体系,促进各类要素和产业向重庆汇聚。


另一方面,物流枢纽打造也是通道建设的重要基础根据《国家物流枢纽布局和建设规划》,重庆是陆港型、港口型、空港型、生产服务型、商贸服务型等五大类型国家物流枢纽布局承载城市。

前不久,国家发改委和交通运输部授予我市作为西部地区唯一的港口型国家级物流枢纽。接下来,我们要进一步完善果园港物流园、国际枢纽物流园、航空物流园、公路物流基地等重点物流枢纽建设,加大资源整合力度,打造“通道+枢纽+网络”的物流运行体系,加快构建科学合理、功能完备、开放共享、智慧高效、绿色安全的物流枢纽网络。


02 加速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


Q:

重庆日报:建设西部陆海新通道,是我市新一轮对外开放的一篇大文章。中新南向通道(重庆)物流发展有限公司作为平台运营公司,将如何推动这条通道的建设?

A:

王渝培:今年8月,国家发改委出台的《西部陆海新通道总体规划》,对通道有了明确的规划与要求。目前,市级层面也在起草具体的实施方案。

就平台运营公司而言,更多的是从具体的操作层面出发,加速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


首先是加强区域合作比如推动与市内各港口(果园港、珞璜港等)合作;推动与自贡、内江、广安、达州等周边城市的合作,加强重庆对周边城市的辐射带动作用。同时,按照“统一品牌、统一规则、统一运作”的三统一原则,加强与甘肃、青海、贵州、陕西、宁夏、湖北等省区市的区域合作,更多的增加往返重庆分拨和进出口箱量。


第二是开展国际合作我们会积极设立海外仓,发挥好新加坡、越南和香港货物国际集散中心作用的同时,拓展其他国际分拨中心和搭建好相应的国内外分拨网络。


三是打造贸产共建体系以物流通道为载体,打造集聚贸易和产业融合发展的一体化体系,促进企业“走出去”和“引进来”,坚持引进与培育、增量与提质并重,加强外贸联动,培育新兴产业,壮大市场主体,拓宽国际市场。


四是坚持市场化运作我们会重点加强与铁路部门、海船公司对接协调力度,提升钦州港东站与钦州港之间中转短驳效率和关务效率,整体保障通道“一条龙”作业、“一口价”服务体系和服务质量。同时,我们会加大和大型央企、国有货代企业、物流企业、大平台企业合作力度,实施全流程跟踪服务,合作共赢。此外,我们还会扎实推进陆海联动发展模式,创新推进重庆经钦州港直航、经钦州港中转至香港或新加坡再直航全球的航线布局,补齐钦州港直航航线较少的短板。


最后是创新通道服务我们计划组建8个中心:订舱中心、单证中心、操作中心、关务中心、箱管中心、创新中心、结算中心、信息中心。借助这些中心,实行标准化作业模式,以智能化手段,精益管理,优化服务,实现从物流服务到贸易服务、产业服务、数据服务、金融服务的跨越发展,占领通道高质量发展的制高点,铸造通道发展核心竞争力。


03 推动中欧班列(重庆)高质量发展


Q:

重庆日报:中欧班列(重庆)是我市重要的出境大通道,下一步将如何实现提质增效?

A:

漆丹:中欧班列是各国了解和参与共建“一带一路”很直接的路径和项目,被誉为“钢铁驼队”,它面向的是全国整个大局,中欧班列(重庆)则是中欧班列中最具带动性和影响力的品牌之一,更是重庆践行“一带一路”倡议的重要品牌。

接下来,渝新欧公司将以推动中欧班列(重庆)高质量发展为目标,不断提升服务质量,提供新的服务产品,持续深挖客户合作方向,力争在中欧班列各质量指标上保持领先地位,使其加速步入高质量、高效率发展阶段,掌握主动权,充分应对竞争。

具体而言,主要有几个方向:


一是加大货源组织能力货源是中欧班列(重庆)发展的基础,未来,我们将积极拓展如大众、保时捷、博世等货量大、货值高的项目,持续稳定服务质量、巩固运输货量,维系好老客户及重点客户。同时,我们将深挖重庆及西南货源,提升本地货源组织能力。此外,我们还将通过大数据分析及加强与各区级部门对接等方式,进一步挖掘重庆市场客户需求及合作方向,不断提升物流服务水平。


二是抓好中欧班列(重庆)运营首先,我们将参考中欧班列质量评价指标,力争在去回程匹配度、重载率、计划兑现率及单箱货值等重要指标上取得更大提升,全力确保各项质量指标占据优势地位,不断推进落实高质量、高水平发展。其次,我们将根据市场需求大力开拓新线路,扩大以重庆出发,多点扩散的运输网络,进一步深挖以重庆为枢纽中心的渝新欧国际物流大通道的聚集和辐射作用。


三是大力拓展特色项目增强可持续发展能力。未来,我们将加大客户定制班列、肉类冷链等创新项目的开发与拓展,积极推行俄罗斯邮包线路以及邮包回程运输,助推重庆成为全国性国际陆路邮件集散中心和出口新通道。


四是加快战略布局提升沿线运营话语权。随着汉堡、莫斯科、明斯克、华沙以及越南等新开行班列的成熟,我们将在现有大量货源的支撑下,择机在俄罗斯、匈牙利、波兰、越南等地区建立新的分拨中心及办事处。同时,我们拟在匈牙利布达佩斯、波兰波兹南、越南河内进行前期调研,计划建设海外集结仓。

 

同时结合重庆现有口岸功能,我们还将进一步拓展货源品类和辐射影响力,助力国际大宗商品分拨基地打造


04 着力完善公、铁、水三种运输方式


Q:

重庆日报:巴南区有良好的通道基础,未来将如何推动重庆的大通道建设?

A:

辛国荣:根据市委市政府的要求,巴南区正坚持以重庆公路物流基地为抓手,深度融入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完善公、铁、水三种运输方式,构建起以跨境公路运输为主,公铁水多式联运的国际物流体系。


在公路方面首先是完善重庆东盟公路班车线路,力争使其成为重庆东盟国际货物集散中心。重庆东盟公路班车是西部陆海新通道的物流组织形式之一,目前已开通6条线路,实现中南半岛全覆盖,累计发车1690车次,总重约1.67万吨,总货值约13亿元。2019年前三季度开行727车次(平均每天开行约2班),重量约7900吨,货值约4.3亿元,分别同比增长161%、440%、80%,实现对中南半岛跨境公路运输的全覆盖。

其次是加快南彭公路保税中心(B型)的招商引资。该保税物流中心南向跨境公路运输的集散中心、重庆东盟公路班车零公里起点2019年1—9月实现进出区货值约20.7亿元、同比增长约55.6%。它的发展,也将助推巴南区的开放型经济。

三是尽早实现重庆南彭公路车检场投用。该车检场可最大限度的保障通行效率。目前,车检场项目现已建成并完成竣工验收,待按照海关建议调整完善软硬件设备后提请重庆海关验收。


铁路方面,巴南区将以建设重庆铁路东环线(巴南段)、重庆南彭站为契机,进一步完善巴南区的铁路网络。


铁路枢纽东环线预计在2021年4月建成通车,届时物流基地可便捷联系珞璜、团结村等重要铁路物流平台,融入重庆米字型铁路与国家铁路网,成为主城区都市圈快速客货运铁路通道。

重庆南彭站预计2021年建成投用,主要提供货运物流服务,同时兼具客运作业功能,将成为重庆市郊(域)铁路重要货运节点。


水路运势方面巴南区将着重佛耳岩港、西部木材贸易港的建设。佛耳岩港是建设长江上游航运中心的重庆市5个重点港口之一,设计年通过能力215万吨。该港建成后,可与重庆公路物流基地形成“主辅功能联动”公铁水多式联运体系框架。西部木材贸易港是国家级木材贸易储备加工基地,建成后年木材交易量将超过1000万立方米,可吸引沿海沿边地区的木材加工企业内移,并辐射西部省区。(重庆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