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渝新欧(重庆)物流有限公司

中新项目:打通内陆联通世界的“梗阻”

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正式启动一年。一年来,中新双方紧扣金融、航空、交通物流和信息通信四大合作领域,推出“11+7”的政策创新,打通内陆联通世界的资金、物流和信息“梗阻”,降低了制约发展的物流和融资成本。


47项创新政策创造多项内陆“第一”


今年5月,新加坡辉联物流与中国国际金融股份有限公司签约,赴重庆发行10亿元人民币熊猫债。这是境外企业首次到我国内陆地区发行熊猫债,标志着该跨境融资渠道的正式打通。


中新(重庆)项目创造的内陆“第一”不止于此,如首次实现联通欧亚的铁、空、公、水多式联运,以及首次打通内陆到东盟的公路国际物流大通道等。


这些“第一”的背后,是双方针对内陆地区发展的短板,在金融、航空、交通物流和信息通信四大领域推出的“11+7”政策创新体系。目前,相关部委已出台40多项细化的创新政策,以实现双方的资金融通、物流联通和信息畅通。


例如,央行、银监会等部委支持开展跨境人民币业务试点、双方金融机构互设、企业赴新加坡上市等政策创新;双方合作探索国际多式联运,重庆机场向新加坡开放“第五航权”,双方合作建设海底高速通信光缆等。


中新(重庆)项目管理局局长韩宝昌说,不仅如此,中新(重庆)项目不设地理边界,开创了“重庆+国内外”“有形+无形”的新模式,其战略考量不只在于促进重庆发展,而在于增强辐射力,增强体制机制的可复制性,助推“一带一路”等国家战略。


多式联运格局突破物流成本瓶颈


“物流成本和融资成本过高,是中国内陆发展的最大障碍。”新加坡总理公署部长陈振声说,能否实现这两项成本的“双降”,是衡量此次合作是否成功的根本标准。


如今,在“渝新欧”大通道的起点重庆团结村,有一张特殊的地图:“渝新欧”横贯亚欧大陆,将重庆和欧洲交通枢纽德国杜伊斯堡联接起来,并以重庆为圆心画了一个圈,将新加坡、香港、东京、首尔等亚洲主要城市覆盖其中。


这是重庆依托中新合作项目,为“渝新欧”设定的新目标——升级为“亚新欧”,即依托“渝新欧”实现欧洲与亚洲的铁路、空运、公路、水运的多式联运。


“内陆地区物流成本占GDP的16%,远高于沿海地区的8%和发达国家的4%。”中国交通物流协会联运分会秘书长李牧原说,不同运输方式联通不畅,是物流成本高企的主要原因,要降低物流成本,必须发展多式联运。


上个月,一批高端消费品搭乘“渝新欧”班列从德国杜伊斯堡出发,12天后抵达重庆,从保税区直接通过5小时空运抵达新加坡。这是首批采用统一货单和载具的铁空联运货物,其运输时间比空运增加12天,成本为空运的五分之一。


重庆市经信委副主任、物流办主任杨丽琼表示,欧洲的货物未来可从“渝新欧”运到重庆,再通过空运中转到距离重庆四小时航空半径的亚洲城市,形成以重庆为圆心的“四小时航空经济圈”,物流成本将大幅降低。


重庆联通欧亚的“铁公联运”也已实现。货物从重庆出发,通过公路运输,经广西凭祥口岸抵达越南河内,运输时间比海运缩短20多天,成本为空运的五分之一。


未来,双方还将打造两条“下南洋”的快捷通道:中线通道(重庆-云南磨憨-新加坡)和西线通道(重庆-云南瑞丽-缅甸仰光)。(重庆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