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渝新欧(重庆)物流有限公司

渝新欧班列,一条改变经济地缘的钢铁巨龙

微信图片_20180816160855.jpg

几十年来,重庆沙坪坝区团结村站都只是一个坐落在农田和山野中的四级小站,20多名员工每天负责迎送几趟过往的火车。直到2011年3月19日,我国首趟中欧班列——渝新欧班列从这里出发,开往1万余公里外的德国杜伊斯堡,这里开始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那天,是我发出的出发指令。”站长张信坦言,没想到短短7年时间,中欧班列已成为“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载体,团结村站也发展成为国际化的一级大站。

如今,团结村站每天发出中欧班列和开往东南亚的货运班列10余班,已拥有200多名员工和600多名装卸工,线路也由当初的3股增至12股,年收入超过5亿元。

团结村站的沧桑巨变,正是重庆主动融入“一带一路”建设,实现大开放、大发展的生动写照。“一带一路”倡议提出5年来,深居内陆的重庆依托渝新欧班列,打通“Y”字形国际物流大通道,汇聚全球要素资源,从“内陆腹地”迈向“开放高地”,西部大开发战略支点、“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联结点的战略地位得以凸显,对西部地区和“一带一路”沿线地区的辐射带动作用也日益增强。

团结村站有一张“特殊”的地图:渝新欧班列横贯亚欧大陆,在重庆与长江黄金水道交汇,同时向南延伸,经广西北部湾抵达新加坡等东盟国家,在世界版图上画出大写的“Y”字。

7年前,以重庆为代表的西部地区正在饱受“物流隔绝”之苦。深居内陆腹地的重庆,距出海口和边境线均2000多公里,产品出口要么经沿海城市“漂洋过海”,耗时过长,要么通过空运,费用极高。

后来,重庆在更广阔的空间内观察方位,决定转身向西,经陆路直达欧洲,开辟一条畅通省时且成本较低的国际物流大通道,渝新欧就此诞生。这条线路将重庆与沿途的哈萨克斯坦、俄罗斯、波兰等国家紧密相连。重庆和周边省市的货物可借此直达欧洲,欧洲的货物也可直接进入中国西部市场,运输成本仅为空运的五分之一,时间只有海运的三分之一。

渝新欧既开创了中欧班列的先河,也开启了中国对外开放的“内陆时代”。此前,中国的对外开放长期处于以东部沿海为重点的“海洋时代”,渝新欧班列则代表着“向西开放”的新思维,唤醒了沉睡千年的古丝绸之路。

如今,全国已开行30多条中欧班列线路,名称也已统一为“中欧班列”。中欧班列(渝新欧)的开行量已突破2200列,开行量和货运量在全国位居首位。随着渝新欧班列的线路和功能不断延伸和拓展,“Y”字形国际物流大通道体系已经形成。

向东,长江重庆果园港成为渝新欧班列的第二始发站,中欧班列与长江黄金水道的“最后一公里”正式打通,标志着“一带一路”与长江经济带实现无缝衔接。

向北,渝新欧已开通经内蒙古满洲里口岸出境,直达俄罗斯的“渝满俄”班列。

向南,“渝黔桂新”南向铁海联运通道已实现常态化运行,并与渝新欧班列成功衔接,货物从重庆出发,经广西北部湾抵达新加坡等东盟国家,比经东部地区出海的传统线路节约10天左右,初步实现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有机衔接。

至此,重庆东通大海、西通欧洲、南至东南亚、北至俄罗斯的国际物流通道体系已基本形成。重庆作为西部大开发的战略支点、“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联结点的战略地位也得以凸显。未来,重庆通江达海的国际物流大通道体系,也将为智能产品提供高效便捷的物流保障,从而为经济实现高质量发展奠定基础。(沙坪坝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