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渝新欧(重庆)物流有限公司

渝新欧的“朋友圈”越来越大了


“一带一路”建设为重庆提供了“走出去”的更大平台,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为重庆提供了更好融入中部和东部的重要载体,重庆发展潜力巨大、前景光明。


重庆要完善各个开放平台,建设内陆国际物流枢纽和口岸高地,建设内陆开放高地。


——习近平2016年1月在重庆调研时强调


48岁的江彤是原渝新欧国际班列首趟列车的司机,他在中欧班列(重庆)列车驾驶员岗位上工作了6年多。


“从原来几天开一趟列车,到现在的 天天班 ,可以说,我们作为最一线的列车司机,见证了中欧班列(重庆)的发展。”


江彤几乎每天都要路过中欧班列(重庆)——渝新欧零地标广场。零地标广场不仅在地理上是“渝新欧”的起点,在经济上也成为重庆对外开放的新窗口。


他驾驶首趟班列出发


江彤已经算不清楚自己在中欧班列(重庆)上开过多少趟国际列车了,但每一个历史性的节点,他都记忆犹新。


“当时很突然,我们车队领导跟我说,明天正式开行 渝新欧 班列,你跑第一班。”江彤说,他没想到,这个“首次”就这样落在了自己头上,“兴奋肯定是有,但也不至于睡不着。养精蓄锐对安全跑车实在至关重要。”


江彤22岁退伍后被分配到广安机务段当货运班列的学员。江彤回忆说,那时候的货运班列还是蒸汽机车,自己还当过司炉工。此后,江彤被调到重庆西机务段,负责重庆西往返四川达州的列车,他开的机车也从蒸汽机车变成了韶山3型电力机车,又在2009年变成了和谐号。“我们身处内地,从来没想过有一天能够驾驶国际列车。”江彤说。


江彤记得首趟“渝新欧”班列出发时的情景:2011年3月19日一早起床后,他穿好制服,戴好帽子和领花,还特意多检查了两遍,提前15分钟出勤到达司机室。对机车外围检查后,他登入机车室再逐一检查确认无误,调试信号等待发车指令。


“始发现场比过年还热闹。”江彤笑着回忆说,在一声嘹亮的鸣笛声中,江彤驾驶着首趟满载着惠普在重庆生产的电子产品,以及小轿车、成套散件、汽油型微马力摩托车等产品的专列从重庆铁路西站出发。


三个小时后,列车顺利抵达四川达州。江彤完成了他242公里路程的首趟国际班列之旅。


此后,该列车国内段从达州途经安康、西安、兰州、乌鲁木齐和阿拉山口,国际段经过哈萨克斯坦、俄罗斯、白俄罗斯、波兰,最后到达目的地德国杜伊斯堡,行驶11179公里,耗时16天。“渝新欧”国际铁路大通道正式全线开行。


司机只是“一颗螺丝钉”


从一般货运班列转到中欧班列当司机,江彤发现了“不得了”的变化:货运班列速度在80km/h,牵引力为2000吨;中欧班列速度达120km/h,牵引力达到5000吨。“在速度上,中欧班列(重庆)相当于普通客运专列。”


江彤习惯性地将自己作为一名班列司机的角色定位为“一颗螺丝钉”,每日的工作千篇一律,“就是保证安全、平稳到达”。


中欧班列(重庆)司机开始时只有20多人,现在最多的时候有五六十人。为此,车组还专门成立了班列指导组,以更好地调动司机适应快速增长的“渝新欧”班列。


中欧班列(重庆)运行的班次也在增加,从最开始的全年共开行35列班列,到今年,中欧班列(重庆)开行就达到了310班、基本实现“天天班”,同比增长90%。其中,去程190列,同比增长69%,回程120列,同比增长121%。


江彤总把耳熟能详的“ 渝新欧 班列”叫作“中欧班列”,这种变化始于去年6月8日。中国铁路正式统一了对重庆、成都、郑州、武汉、长沙、苏州、东莞、义乌等八地的中欧班列品牌,以更好地服务于“一带一路”建设。


如今中欧班列共有17条,“渝新欧”作为开创者,成为中欧班列的重要品牌。2017年3月23日,中欧班列(重庆)开行6年后突破1000列,成为中国首个突破千列的中欧班列。


江彤说,这种马不停蹄、风风火火的频率和节奏,已在不知不觉中实现了常态化。


通关便利化正在加速


江彤说,中欧班列(重庆)常态化的变化清单,正在不断拉长。


重庆物流办相关负责人介绍,随着中欧班列(重庆)影响力的扩大,伊朗、土耳其、匈牙利、意大利等国家主动联系,希望中欧班列(重庆)能够延伸到那里去。


与此同时,重庆还谋划以中欧班列(重庆)为中心,向其他方向进行“多式联运”。


南向的“渝桂新”,由重庆至广西北部湾港,通过铁海运联运方式连接东南亚、澳新、中东、非洲的通道初步成型,测试班列顺利开行。


北向的“渝满俄”,由重庆至满洲里,连接俄罗斯,辐射东欧、中欧的通道相关工作全面启动,首批工业原材料测试班列于7月3日经满洲里抵达重庆铁路口岸。


东向的“渝沪(上海)美”、“渝甬(宁波)美”则辐射东北亚、北美,补充传统长江航运。


另外,重庆还将打造两条“下南洋”的快捷通道:中线通道(重庆-云南磨憨-新加坡)和西线通道(重庆-云南瑞丽-缅甸仰光)。


由内至外,由外至内,铁路让中欧班列(重庆)核心区的重庆西部物流园,依靠铁空、铁海在内的多式联运形式,搭乘日益增多的陆上贸易体量,架起了重庆对外的经济桥梁。


通关时效正在进一步提高。重庆市物流办联合重庆海关及渝新欧公司日前完成了货源组织和智能关锁的技术改造升级,明确了“重庆—阿拉山口—多斯特克—阿拉木图”往返测试线路,拟于8月底前组织中哈两国海关、铁路运营商相关人员进行方案对接和智能关锁的操作培训,确保9月中旬前开展正式运输测试。


重庆物流办相关负责人介绍,此次主要测试在进出境集装箱上加挂中国海关安全智能关锁用以代替传统关封,沿线海关减少或取消开箱侵入式查验,从而提高中欧班列通关时效。


影响的人越来越多


“以前觉得中欧班列离我是又近又远。”江彤笑着说。这几年,他从没有机会自己走走这条长达万里的整条线路,更多的是在工作之余和同事一起看看地图,了解一下中欧班列从重庆出发经过哪些铁路局,从哪里出国,再经过哪些国家达到终点站,“间接了解一下”。


随着中欧班列不断延长辐射“长度”,同时在辐射“广度”——往来货物的种类上不断扩大,江彤的这种印象逐渐发生了改变。


江彤介绍,司机只负责跑车,并不知道列车上的集装箱里装的是什么,后来通过看新闻得知,自己拉的货物种类在不断增多。


“现在去超市买东西,看到货架上一些国外的商品,像红酒、奶制品、电器等,就会忍不住猜一下 这是不是中欧班列拉回来的呢 ?”江彤说,“有时候干脆直接就买了。”


如今,中欧班列(重庆)的货源中,IT产品仅占40%。货源种类已呈多样化。


2015年7月,首趟后谷咖啡中欧班列(重庆)专列从沙坪坝团结村中心站发出;去年6月,首趟中欧班列(重庆)平行进口车专列载着82辆平行进口车抵达重庆;去年10月,中欧班列(重庆)搭载139件邮件顺利抵达德国法兰克福邮件处理中心,开创了中欧国际铁路货运班列全程运输国际邮包的先河……


“中欧班列对普通人的生活影响越来越大。当然,对欧洲那边人的影响也一样。”江彤说,“中欧班列(重庆)的圈子在扩大,以后还会影响更多的人。”(重庆晨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