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渝新欧(重庆)物流有限公司

聚焦重庆“两会”:“陆海新通道”建设如何发力


111.jpg



3月3日,重庆代表团举行全体会议,决定向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提交全团建议——将“陆海新通道”明确为国家战略性项目。  

一是恳请国家出台明确“陆海新通道”为国家战略性项目的“一个规划文件”,正式将“陆海新通道”明确为国家战略性项目。  

二是支持围绕重庆建设“陆海新通道”建立国际国内层面“两大协调机制”。  

三是进一步提升“陆海新通道”保障能力建设。加快一批“陆海新通道”基础设施建设。支持“陆海新通道”运营降本增效。完善多式联运机制。实现“陆海新通道”建设与中欧班列(渝新欧)和长江黄金水道的有机联结。支持“陆海新通道”开放平台建设。

  

推动“陆海新通道”建设,重庆该如何发力?

  

代表委员声音》》

  

全国人大代表杨临萍:

争取尽早形成铁路提单规则

  

3月4日,全国人大代表,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党组书记、院长杨临萍建议,积极参与探索以铁路提单为中心的陆上贸易规则,争取尽早形成铁路提单规则,为重庆以铁路提单为中心的陆上贸易规则创新提供有力的法律支持。  

杨临萍表示,一直以来,在铁路货物运输中,没有铁路提单,只有铁路运单。而铁路运单只是铁路承运人收到货物后签发的货物收据,并不是货权凭证,无法成为融资工具,不能满足陆上贸易的发展需要。  

杨临萍介绍,重庆法院高度重视司法服务保障“陆海新通道”建设工作,积极参与探索陆上贸易规则,为重庆以铁路提单为中心的陆上贸易规则创新提供有力的法律支持。  

为了弥补在铁路货物运输中没有铁路提单、无法成为融资工具这一制度短板,提高国际铁路货运水平,2017年12月22日,全球首份铁路提单国际信用证在重庆成功开立,提单具有运输合同凭证、货物收据凭证和物权凭证三重法律属性。此举对打破只有海运提单而没有陆运提单的传统国际贸易格局及陆上贸易的传统融资方式进行了有益探索。  

杨临萍表示,重庆高院通过前期的摸底、专家论证以及重庆三级法院召开的铁路提单法律问题论证会,已对铁路提单法律问题进行深化研究。为进一步参与探索以铁路提单为中心的陆上贸易规则,重庆法院将做好五方面工作:  

一是紧密结合“一带一路”建设发展动向,积极服务“陆海新通道”建设,以铁路提单为基础,拓展研究铁海联运的多式联运单证规则,实现“一带”贸易规则与“一路”贸易规则的融合,探索构建海陆相联、“带”“路”互通的全球贸易规则体系。  

二是在全市法院系统内挑选有扎实调研功底尤其是涉外民商事理论深厚的法官,组建专题调研团队,对重点问题进行攻坚研究。  

三是探索通过重点课题形式,邀请高校专家学者直接参与研究。  

四是系统研究《国际铁路货物联运协定》和《国际铁路货物运输公约》,加强铁路提单单证创新与国际公约的协调机制研究,探索铁路提单法治化、国际化、便利化路径。  

五是加快研究进度,拓展铁路提单理论研究的深度和广度,加大实务部门进行深度交流合作的力度,争取尽早形成铁路提单规则建议稿。

  

全国人大代表潘复生: 

强化物流基地建设 提升货物聚集吸引力


3月4日,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工程院院士、重庆市科学技术协会主席潘复生在谈到我市推进“陆海新通道”建设时认为,通道、交通工具、货物、人才,四者有机统一、缺一不可。在推进“陆海新通道”建设过程中,重庆应进一步重视现代化物流基地的打造,明晰物流园区定位,进一步加强物流园区整体规划,提升货物聚集的吸引力,更有效地带动全球物流、人流、资金流、现金流加速向重庆集聚。  

“货物的聚集,是核心竞争力。”潘复生认为,重庆作为西部大开发的重要战略支点,地处“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的联结点上,水陆空综合交通优势非常明显,地理位置辐射面很广,区域优势非常明显。通过铁路、水运、公路、航空等多种物流组织方式的高效联动,重庆可将“一带一路”“陆海新通道”沿线国家和长江黄金水道周边省区市有效衔接起来。“陆海新通道”的建设,有助于提升重庆及我国西南地区的互联互通水平,助推内陆地区成为对外开放前沿。 

“要更高层次、更高水平谋划推进‘陆海新通道’。”潘复生认为,在这一过程中,重庆还要进一步练好“内功”,打造高水平的现代物流基地。  

潘复生认为,当前重庆各个物流基地位置分散,大型物流企业还有欠缺,高端物流人才不足。政府应从政策层面强化物流园区建设,明晰物流园区定位,进一步加强整体规划,引进、培养一批优秀大型物流企业和高端物流人才,充分运用大数据智能化手段,稳步推进智慧物流建设,实现各个物流基地之间的有机连接。同时给予货物储存一定政策支持,充分提高物流运输效率和经济效益,实现货物在渝高效中转,提升货物在渝聚集和发送的吸引力。

  

全国人大代表谭平川:

发挥民航优势 提升“陆海新通道”辐射力


3月4日,全国人大代表、重庆机场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谭平川认为,“陆海新通道”的建设为各类市场要素提供了一个开放、包容的平台,这一平台聚集的人流量、货运量越多,平台的规模经济效应就越大,也更能发挥优势和作用。  

他表示,“陆海新通道”建设的一个关键,是要将铁路、水运、公路、航空等多种物流组织方式进行高效联动,大力发展多式联运,加速实现我国东西部的信息互通、要素整合。西部地区可充分利用通道主轴和支线网络,实现人流、物流、资金流、信息流向通道聚集,同时,要用好临空经济区,大力发展临空产业,努力培育聚集产业,推动沿线产业梯度转移承接,增强制造业与生产性服务业的协同聚合,发展重要节点枢纽经济,促进通道与经济的融合发展。  

“3公里的跑道可以连接世界。”谭平川认为,“陆海新通道”的一大优势是实现了时间和空间上的“互联”,“互联”最有效、快捷的方式是航空。因此,民航运输要发挥好效率高、投入产出比高的优势,通过客货运航线将“陆海新通道”主轴和支线网络进行串联,“没有通航的实现通航,航线密度不够的增加航班,用便捷的空中航线网络,提高区域的辐射能力,提升区域货物的集聚效应”。  

“‘陆海新通道’建设为重庆机场运输产业发展、航线网络布局、枢纽机场打造、智慧机场建设等方面带来了发展机遇,有利于重庆机场加快国际航空枢纽建设的步伐。”谭平川介绍,近年来,重庆机场一直紧紧围绕“一带一路”和“陆海新通道”建设来布局航线,截至2019年2月底,重庆江北国际机场开通航线331条,通航城市达到了205个。下一步,重庆机场将坚持客货并举原则,围绕“一带一路”和“陆海新通道”沿线国家、世界主要经济城市、热门旅游城市开通航线,力争开通重庆至旧金山、圣彼得堡、雅加达、仰光、曼德勒、万象、马尼拉、福冈等国际客运航线,重庆至芝加哥、亚的斯亚贝巴、德里等国际货运航线。同时,加快推进T3B航站楼和第四跑道项目建设。  

谭平川建议,要尽快出台国际航空枢纽建设规划,站在长远的角度,统筹研究第二国际枢纽机场建设。要进一步加大对重庆民航的政策倾斜和支持,充分发挥航空功能性平台作用,在航权、时刻等方面给予倾斜支持,使民航更好地服务地方经济社会发展。

  

全国政协委员王济光:

全面统筹科学设计 建好“陆海新通道”


把‘陆海新通道’提升为国家战略性项目,对于我国主动参与和推动经济全球化进程、发展更高层次的开放型经济至关重要。”全国政协委员、市政协副秘书长王济光说。  

考虑到“陆海新通道”在推进“一带一路”建设中的示范效应和关键作用,王济光认为,“陆海新通道”建设应切实做到“理性研判、科学设计、全面统筹、夯实基础、务实推动”。  

王济光表示,首先需要理性研判,准确辨识和分析“陆海新通道”建设所面临的国内外形势,把握好“一带一路”关键通道的培育重点和发力方向。  

第二需要科学设计,切实明确“陆海新通道”的战略设计和实施步骤,处理好区域协调发展战略与全面开放新格局之间的关系。  

第三需要全面统筹,强化协调“陆海新通道”的顶层设计,解决好推进“一带一路”建设中的内外统筹、互联互通问题。希望国家支持内陆相关省份积极参与通道建设,并在次区域合作层面带动沿线国家和地区共同推进“陆海新通道”共商共建共享。  

第四需要夯实基础,高度重视“陆海新通道”硬件配套,建设好开展国际合作的关键基础设施项目。按照“发挥优势、资源共享、互利互惠、互联互通”的原则,以重庆和广西作为“陆海新通道”的枢纽节点,在全面衔接国家重大规划的基础上,将“陆海新通道”建设纳入国家促进新一轮西部大开放的政策意见,抓好铁路、公路、港口、航道、多式联运基地等基础设施建设。  

第五需要务实推动,加快完善“陆海新通道”建设的工作机制,实施好国内省际跨区域合作的联动发展。依托国内省际共建“陆海新通道”的全方位多领域深层次合作协议,建立包括国家、省、市、县四级层面的“陆海新通道”宏观协调、中观合作及微观协作机制,提高通道运行效率。抓好重大物流园区、物流产业项目建设,全力推动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新加坡(广西南宁)综合物流产业园建设,集聚更多内陆地区物流企业,不断提升“陆海新通道”的影响力和辐射范围。(重庆日报)